致电 : +86-10-57970949

 

  • 2020-08-17 15:44:00

SmartShow2020先导活动「渠道万里行浙江站」回顾——九天未来

 
智慧教育领袖峰会暨渠道万里行(以下简称「渠道万里行」),作为SmartShow 2020 第七届国际智慧教育展览会贯穿全年的系列先导活动,旨在针对全国各地教育信息化差异性热点和需求,集结各路大咖探讨,打破思维边界桎梏,助力当地渠道商由「重集成向重服务」转型。同时,让优质智慧教育厂商提早布局新品,抢占区域市场,为最终在12月18-20日于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SmartShow 2020 上的盛大亮相,预热造势。
 
为顺应华东地区教育信息化发展需求,继6月中旬于山东举办第一站后,第二站已于8月7日浙江杭州海外海皇冠大酒店扬帆起航。本次大会共有近七百名教育信息化界的实力大咖到场参与,充分展示了行业同仁在疫后新时代齐心协力、奋勇前行的信心与勇气。在此,我们特别感谢南京极域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作为浙江渠道会的总冠名商,给予的鼎力支持。


 
以下内容摘自九天微星联合创始人、首席教育官黄忠先生,在大会上作《打开一扇通天之门,航天教育的探索与实践》的精彩演讲,以飨读者。
 
各位领导大家下午好!
 
可能大家听了很多关于技术教育的内容,今天我讲的东西和前面一些技术的内容会有一点点区别,因为它的核心是航天。航天,是目前大家公认的最前沿的技术领域之一。九天微星作为国内商业航天的头部企业,我们有八颗卫星在天上,我们想把航天的资源和技术融入教育,才有了现在教育的板块。
 
2019年4月12日总理出访欧洲的时候,带了5个教育企业过去,有华为、好未来、中图集团,还有我们九天未来。教育部领导表示,选择九天是因为感觉我们的航天教育,代表中国科技教育的最高水平。
 
这句话说的让我们心里挺感动的,但也觉得压力很大。那接下来,我给大家分享一下,我们是怎么开展中小学的航天教育的。
 
先从这个话题开始:今天我们能站在这个屋子里面很平静的讨论教育的话题,大家都知道,最近这一年多两年,最热的话题还是中美之争,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国家,最强的国家,给了中国如此大的压力,但是我们在现场各位似乎没有感觉到我们受到了威胁,哪怕双航母开到了南海但也没有很紧张。
 
是什么给了我们的安全?中国为什么不那么惧怕美国的军事压力?
 
是因为在几十年前,有一帮科学家,以钱学森、邓稼先为代表的科学家们,为我们中国人干出了三个产品,叫“两弹一星”。可能很多人觉得“两弹一星”离我好遥远。但是在今天这个局面下,我反而深深的感觉到了“两弹一星”带给我们真正的价值。它就如同当年小平同志讲的,像中国这样的大国,必须要有“两弹一星”这样的产品和技术,这是我们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作为强国的必要条件——这也是为什么我开篇想聊这个话题。
 
航天离我们并不遥远,它离我们非常近,保护着我们,给我们最大的底气。大家可能觉得“两弹一星”离生活也很遥远,其实不是的。各位你们手机里装的导航软件是由我们的导航卫星提供的,我相信没有这项技术很多人开车是不敢上路的;我们出门要看下天气预报,是我们的气象卫星通过遥感技术提供的;甚至各位现在拿的手机拍照,我们用的数码相机,也是当年的航天技术民用化的典型代表。
 
那我们为什么要在中小学来开展这样的教育?
 
大家可能会认为,高校有航天教育就可以了。现在中国有十所高校有了,全是我们的985高校。但是为什么要在中小学就把航天的内容带到孩子们的身边去呢?
 
原因有三个。
 
第一就是爱国主义教育,航天是自带爱国主义属性的技术,我没有听过任何一个其他的技术教育告诉你,这个技术的教学可以带来爱国主义的效果,航天可以!因为我们讲航天一定会讲“两弹一星”的艰难、困苦、奋斗,一定会讲钱学森、邓稼先,这就是中国共产党带领我们的科学家,带领全国人民取得的伟大成就之一。
 
第二个是中国特色的工程教育,中国航天讲系统工程,这是源自钱学森的系统思维,我们把这个系统思维变成了课程给到中小学生,它和我们传统的技术课会有什么不一样吗?我个人有一个简单的思考,我们其实给孩子讲的时候,从理工的角度,三个维度:一个叫科学,传统的内容就是知识性的传递,科学解决为什么,我们用书本讲解传递就可以了;第二个技术,就是我们今天讨论的最多的关键词,航天不仅仅是技术,它是个系统的工程,是基于系统工程出来的系统思维。们从来不是想让所有学航天的孩子全部变成航天工程师,我们想给他的是像钱学森那样的思维方法,不管将来是学文、学理,还是学技术,就如同我们基础学科一样,航天也是基础性的学科,可以把如何创新、如何解决一个复杂的现实问题这样的方法去教育孩子们。
 
第三个是关于世界的认知重构。刚才施院长讲到了一个关于教育本质的回归问题。我觉得这也是现代我们所有的老师、家长和孩子自己应该去好好思考和需要解决的。我们教育的本质到底是什么?我们用什么样的课程和内容,可以真的回归到这个教育本质上去,关于教育本质我查了很多的资料,请教了很多的专家,并没有得到一个标准的答案,但我个人比较认同的一种说法是,教育的本质只有两个关键词,一个叫引导,一个叫唤醒。引导是告诉孩子们他们需要去到一个什么样的目的地。另外一个叫唤醒,唤醒他们内心深处对成长的渴望,对胜利的渴望,对未来的渴望。航天是人类突破我们现有的极限,去探索地球以外世界活动的总称。就如同我们的嫦娥工程,如同我们看到的代表人类走的最远的旅程者一号一样的。生命从水里诞生来到陆地,飞到空中,走了几亿年时间,我们现在突然发现有机会和技术去地球以外的时候,一个真正的下一代的全新的领域在我们身边展开,我们需要让孩子们知道他们的未来是星辰大海。


 
我介绍一下我们在几个学校开展的航天教育的案例,这个是我们跟北京四中合作,做的一个高一高二的课程,叫《可返回式卫星的探究》。就是让孩子们自己造一颗属于自己的卫星,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完善一个实验方案,把它放到这个卫星里面。大家都知道,卫星的成本是非常高的,以前的一个最小的大概5公斤的卫星,成本是千万级的。因为民营企业的介入之后,这个成本降低了一个数量级,现在到了百万级。即使这样的卫星,对普通的学校来讲。也是一个遥不可及的一个高成本。而我们用工业化的元器件把它变成教学套件,又从百万级降到了千元级。我们可以给学校提供千元级别的卫星套件,是包含所有卫星的结构,卫星里边所有的元器件都是有的。不过在这个项目里,孩子们做完卫星,仍解决不了发射的问题,因为发射的成本更贵,我们用了一个氦气球放飞的方法,把卫星带到4万米的高空。我们可以让氦气球在那儿爆炸再返回,这个过程是一个需要孩子自己去编程,自己去安排相应的传感器识别海拔高度的过程。在1500米的高度开伞,像神舟飞船一样回到地面,我们再把这个卫星找到,读取数据,完成研究报告。这个课程的难度是研究生级别的,所以我们推荐给高中重点学校的学霸们,让他们去学习和探究。
 
另外九天还与浙江温州的两个学校合作,这是小学和初中的部分。这个就是刚才我们说到的为学校做的卫星,让孩子们参与进来。我们让这两个学校的学生全过程参与真正可以上天的卫星的设计、研制包括发射。我们在校园里策划航天主题活动,把我国第一颗卫星“东方红一号“的技术负责人之一潘厚任教授请到学校,指导孩子关于航天的学习。
 
其实,航天没有那么高大上,就像足球运动一样,在小学可以让孩子们踢,成年后也可以玩,不同的学段我们配套了不同的课程。我们在温州两个学校建设了校园卫星测试站,当卫星每天路过的校园时候,孩子们可以通过测控站操控这个卫星,可以独立的完成这个过程。
 
九天未来现在的产品体系是这样的,首先是在最顶尖的课程,我们有覆盖从小学、初中到高中全学段的所有课程,有关于卫星的内容,也有关于火箭、月球车等等;第二个,我们可以给学校建真实的卫星测控站,都是可以让孩子操控的;另外就是航天的特色品牌,航天创客空间和航天科普研学基地,我们自主建设运营的航天沉浸式体验的研学基地,在贵州平塘县天文小镇里,看天眼的时候就一定路过那里,大家不仅可以去体验怎么训练成一个航天员,也可以体验月球、火星相关的项目,包括在空间站的航天员是怎么工作的等等。
 
没有比太空更广阔的世界。我们现在世界很大,但刚才有人讲到,如果没有哥伦布走到新的大陆,可能我们的历史会改写。现在我有一个想法,人类正处于星际大航海征途的前夜,就如同1492年哥伦布出发的时候。
 
没有比航天更伟大的探索。我们希望从小的时候,就让孩子们可以接触和认知,甚至动手参与这个伟大的探索过程,他们以后也许会成为新的杨利伟,也许会成为新的钱学森。
 
航天的系统思维,一定可以帮助他们终身受益。
 
我的演讲到此结束,感谢各位。
 
错过渠道万里行浙江站的精彩也不用遗憾,在今年12月18-20日于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的第七届国际智慧教育展上,所有参与过渠道会的企业均将携新品竞相亮相,作为国内教育信息化领域最高规格的收官盛会,现场将展示优秀校园信息化应用案例超过600个,展会到场专业观众逾50000人次。更多好戏,还请持续关注SmartShow 2020 官方公众号「SmartShow创新社」。
 
扫码关注

扫码关注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