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教育“乱象丛生”,未来之路在哪里?

德国著名的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什么是教育?》中曾提到:教育的本质意味着,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教育是如此的心心相连。

有人嘲讽,中国的教育两千多年来没有任何变化,没有任何进步,就算是孔子穿越到今天,上讲台拿着粉笔照样能讲课,而且还能比很多教授讲得好。先不管这句话的偏激和片面之处,仔细剖析,它倒也道出了两个关于教育很重要的方面。第一,教育的场景仍主要停留在教室内,两千多年来并未发生很大的改变。第二,教育的本质仍是人与人的交互影响,由教师站在讲台和学生坐下面互动而完成。

一直以来,教育管理者、专家、学者、从业者等都在努力尝试,寻求新的方法来解决教育活动中的问题,优化教育活动中的环节,以期实现教育效率的最优化和教育公平的最大化。

639b96e5eef74d3590d3410f26aec66b.png

《教育信息化之九问》出现后,各级领导专家都在讲,根源在于“三通两平台”中最核心的“人人通”、“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平台”等建设走在了很大误区中,企业开发了海量缺乏完善理论体系,缺乏互联网变革思维的产品。

中国教育已迈入“互联网教育”时代,但是,体制内华而不实,企业界浮躁不已,没有理清互联网教育发展趋势。市场上大量新概念、新产品、新平台层出不穷,个个高喊可以变革、巅覆、重构教育。然而,这些所谓的新思维、新产品、新平台,大多缺乏核心价值体系引导,普遍存在技术驱动、舍本逐末、理念落后、鱼龙混杂、同质化严重等突出问题。大量在线教育企业产品“为商业而生”,普遍走入误区,没有一个成熟的商业模式出现,在皮毛式的互联网教育道路上狂奔,已经走到了“浮躁癌”晚期。构建核心价值体系,已成为中国互联网教育的当务之急和重中之重。

云平台建设乱象丛生是突出体现

现在,国内还没有出现一个标杆性云平台得到广泛认可,大量教育云平台一直处在各自为政、无序建设之中,大多仍然属于“信息化云平台”,远远没有“互联”,跟不上互联网时代教育发展变革步伐。多年来,重建设轻应用等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一个学校十几个平台,一个教师几十个帐号,已是普遍现象,已成为中国互联网教育发展改革路上最大的“绊脚石”。

网络学习空间走入“社交”误区。国家提出“三通两平台”战略部署后,国内各企业纷纷推出各自的网络学习空间,但大多属于模仿社交类空间建设,弱化“学习”根本属性,理念落后、技术炫酷、舍本逐末、鱼龙混杂充斥整个业界,远远跟不上互联网时代教育教学真实需求,导致空间利用率很低,大量沦为摆设,这也是互联网教育缺乏核心价值体系最根本的原因。

教育资源平台建设没有突破。在体制内部,多年来耗费了大量时间、精力和资金建设资源,却因为规划不科学,没有形成合理的长效资源建设机制,重建不重用,重复建设,浪费极大。

在线教育陷入误区和困局。互联网时代,教育趋于高度开放共享,尤其是K12阶段,知识体系非常稳定,优质教育资源将逐步走向免费,企业做在线教育本身空间不大。大量企业和创业者匆忙涌入,重复生产一堆“鸡肋”式产品,鲜有突破创新之处,造成了产业误区和虚假繁荣。经过多年努力,普遍遭遇盈利困局,行业前景堪忧。现实中,一些产品普遍存在诱导、捆绑学生家长强制消费,完全变成了商业化的产品,影响恶劣,实属互联网教育领域“毒瘤”。

教育云平台的乱象根源。理念非常落后;大量平台停留在“技术驱动”和“全员制造”的初级阶段,企业对“互联网+教育”认识远远不够,没有专业理论和核心价值体系做支撑,不懂教育需求,和实际应用脱节,没有真正体现“互联”属性。

未来,只有透过一切浮夸看透互联网教育本质,确立“互联网教育核心目标”,构建完善的顶层设计和生态战略,破坏混乱落后的生态体系和商业基因,重新构建一个新的生态体系,这个行业才能迎来真正意义上的变革。

68e42d0f56db4b568da512bef788dfcc.png

互联网教育核心目标:利用互联网手段实现优质教育资源最大化覆盖 。

“优质教育资源最大化覆盖”是互联网教育的“核心目标”,而“最大化”则是有别于“信息化教育”的最本质转变,涉及到诸如“教育体制生态、教育教学理念、科学机制保障、前沿科技支撑”等一系列系统性重构和变革;重在用互联网思维解决中国教育长期以来积累的深层次矛盾和问题,回归教育本真,也是一个全新的教育思维和实践范式。未来,必须下大力气根治浮躁高发、乱象丛生的产业现状,坚决摒弃舍本逐末、华而不实的“技术思维”创新,紧盯“核心目标”,围绕教育云平台进行大力创新和建章立制,构建全方位的核心价值体系,方能适应未来“互联网+教育”的总体发展改革需求。

打造互联网教育的“核心入口”

一个行业要因为互联网去变革,一定是出现标杆性的入口级平台。这样的产品不是眼下热议的智慧教育、未来课堂、教育大数据等,而是基础应用平台的统一化和标准化。应重点围绕“三通两平台”中应用属性较强的网络学习空间、教育资源公共服务和网络课堂等平台,在“互联”二字方面重点突破,在理念、产品、技术等方面大幅重构,形成一个“核心入口”,逐步实现教育领域全要素的互联,使“互联网+教育”的推进更加精准和可靠。

网络学习空间要回归本质属性。网络学习空间应打造成为一个优质教育智慧、思想、信息、资源层层汇聚和精准分发的“入口”,将“推送式”知识传播做为核心要素,形成一站式学习场所,使每一个参与者都能快速得到最具价值的学习内容。师生空间重在发挥名师、专家的思想汇聚和引领作用,让每一份最优秀的教育论文、教学设计、课件、微课、教学心得、反思实践、预习、作业、试题、拓展阅读等得到最大化“传播”,适度弱化自媒体和社交属性;家长空间要注重区域连接、校内外连接,与家庭教育进行无缝对接,融入到教育教学改革整体框架。同时,须打造各级各类专业学习群,组织行业权威专家引领规模传播,细分人群精准覆盖,逐步扩展为一个全民终生教育学习场所。

教育资源平台建设重在理念重构。要彻底走出“红海”建设误区,从平台建设理念和机制上重点突破;统一标准,政企联动建设,国家、省两级重点部署即可,可大大减轻建设负担。通过“替换法”资源建设机制,即每类资源可自定义数量,未来建设资源实行举全省之力优劣“替换法”建设,可及时淘汰劣质过时资源,把最优质的资源沉淀到平台中,解决体制内多年来资源建设“顽疾”,可做到省级部署、全国汇聚,依托构建可永久使用的资源建设长效机制;也可对各类企业资源进行强力清洗,为开展智慧教育、在线教育、自适应学习、电子书包等工作奠定更加坚实的基础,未来每年可为体制内节省几百亿以上资金。

打造开放连通的网络课堂生态平台。对于业界一些关注热点,如智慧教育、教育大数据等,目前还远远没有成熟,仅仅适合小范围研究应用。应重点围绕体制内开展的专递课堂、名师课堂、名校网络课堂、在线开放课堂等加大合作力度,开发或形成统一标准的应用环境,打通地域屏障,实现无障碍对接和各类终端开放接入,快速实现体制内在线教育常态化,实现优质教育资源的最大化覆盖和共享。

当然,需要重构的不仅仅是这些。必须强调的是,教育云平台的整合重构意义重大,直接关系到互联网教育改革进程,也是一项难度极高,专业性、复杂性和系统性极强的工程。需要企业修好教育内功,注重宏观教育管理与微观教学实践的互联,在理念、技术、产品等方面有巨大创新;需要政府和教育部门广泛接纳,从应用领域出发,过渡到管理领域,进行渐进式整合,系统化重构,抛弃急功近利心态,才能取得突破。

多措并举构筑生态闭环

“媒体思维”的引领战略:要把媒体思维作为互联网教育变革的焦点思维,将各类教育网站、网络校园电视台完全重构,一体化建设,形成“全媒体生态圈”;与个人网络学习空间实现直通和“互联”,优质信息资源层层汇聚,高度共享,跨区域覆盖。不断依靠“媒体炸弹”,汇聚最优秀的教育理念、最适合的教育实践、最先进的教育成果,最实际的教育产品等进行精准推送、规模化覆盖,大幅减少在推进过程中的盲目创新和低效实践,逐步形成统一化标准化的发展生态,使创新真正落到实处。同时,不断弘扬教育正能量,塑造教育新形象,打好媒体攻坚战,逐步根治教育各种乱象,助推教育回归本真。

“全员传播”的运营体系:教育部门要从“全员制造”转向“全员传播”,让每一个参与者从优质资源的“建设者”变成“传播者”,这也是“互联网思维”有别于“信息化思维”的最本质、最重要的转变,须予以高度重视。将最优质的教育信息、资源和智慧进行精准化、人性化、规模化、最大化传播作为云平台核心运营体系,使每一位学习者都能及时得到最专业、最权威、最优质的学习内容和资源,大大减轻师生家长负担。同时,为应对富媒体、自媒体时代下网络垃圾信息漫延,要摒弃低质低效无用的内容制造和传播,营造绿色纯净的网络学习空间,让师生家长放心应用。

“服务驱动”的发展理念:企业要牢牢树立服务驱动的发展理念,在服务融合上重点突破,整合多方力量形成合力,成立专业化服务联盟,从传统“项目式”服务转变为专业“驻地式”服务模式,为当地教育部门、师生、家长提供统一、优质、便捷、高效的服务。要切实扎根当地教育部门一线,与教育教学完全融合到一起搞服务,做最熟悉教育的企业服务团队,解决教育部门的后顾之忧。依托服务驱动产业规模,拓宽盈利渠道,打造“多赢”生态。

1503457765(1).jpg

站在未来看,互联网变革教育路途艰辛,绝不是一日之功。但如果一直在一个混乱错误的生态中创新和发展,不去围绕互联网教育“核心目标”这个方向去突破、促变革,互联网变革教育将只能是不得章法,中国教育现代化改革也将步履维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