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日韩四国教育技术协会会长首聚 共话教育信息化产学研前沿

如今已迈入信息社会,人类的生产、生活乃至思维、学习方式都受到巨大的影响,全球教育发展已被深深打上了信息化的烙印。信息技术不仅在改变现在的教育,同时也在塑造未来的教育。

为了深入推进信息技术与教育教学的融合,2018年12月8日-9日,2018国际教育信息化峰会”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盛大召开。本次峰会以“智能技术与未来教育”为主题,由中国教育技术协会主办,中国教育技术协会人工智能专业委员会、清华大学《现代教育技术》杂志社联合承办,中国教育技术协会技术标准委员会与雅森国际展览有限公司协办。

会上,中美日韩四国教育技术协会会长发表主旨报告,共话教育人工智能技术的最新前沿进展,碰撞教育技术应用前沿最新趋势与解决方案。其中一个特别的环节是中美日韩四国教育技术协会会长精彩的圆桌论坛,他们分别是中国教育技术协会常务副会长张少刚;美国教育传播与技术协会主席 Eugene Gary .Kowch;日本教育工学会会长、日本熊本大学教授铃木克明;韩国教育技术协会会长、首尔大学教授 Cheolil Lim,共同就教育信息化产学研前沿进行深入探讨。

中国教育技术协会常务副会长张少刚首先发表讲话,对中国教育技术协会做了简单介绍。他表示,中国教育技术协会成立至今已有20多年,是国家一级协会,由教育部主管。目前,中国教育技术协会有34个专业委员会,涵盖了学校教育的各个阶段以及教育信息化,并涉及到了很多技术领域,比如中小学专业委员会、高等职业教育专业委员会、教育游戏专业委员会、人工智能专业委员会、技术标准委员会等。中国教育技术协会始终致力于在教育信息化行业里做更多的国家标准,把新的技术和教育进行深度的融合,为国家的教育事业做贡献。同时希望携手更多人为教育技术的深度融合和创新发展做贡献。

美国教育传播与技术协会主席 Eugene Gary .Kowch,就北美的教育技术协会和教育技术在北美的前沿情况进行简单介绍。他表示,北美教育技术协会是教育传播技术方面最老的协会之一,拥有35个专业委员会,且涉及非常多的学科。目前有3万名学者致力于教育技术的软件、硬件、学习流程和教学的整合研究,并很高兴能够在亚洲继续做研究,把协会的理论经验和所有信息技术结合起来应用在最新的场景中。

对于北美的教育技术情况,他表示,北美有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方式,这也是协会非常关注的将人工智能与人类学习整合起来的一个方面,同时利用AI及其他技术进行设计发展和监测学习的流程,让教师、学习者和政府,更好地融合到这个流程中。

日本教育工学会会长、日本熊本大学教授铃木克明,对日本教育工学会以及日本的教育技术发展趋势进行简单介绍。他表示,日本教育工学会在34年前成立,会员数有3000左右,大多是学术机构、大学教师和研究学者,他们广泛对教育技术有着浓厚的兴趣。此外,他还提到了社会5.0版将是未来教育的发展方向,同时介绍了日本的ICT信息教育变革,从典型的以老师为中心到让老师知道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应当如何去配置课堂的学习方式等全新理念。

韩国教育技术协会会长、首尔大学教授 Cheolil Lim,就韩国教育技术协会的状况,以及韩国现在教育技术的发展现状进行简单介绍。他表示,韩国教育技术协会在86年成立,拥有32年历史,约有1000多会员,包括学术机构、大学以及研究机构。协会积极参与教育技术方面的国际大会,和许多国家的教育技术专家进行交流。

目前韩国有10到15年的时间花在了开发电子课本上,同时在进行智慧教育,主要是通过移动学习技术,APP和软件,在中小学进行更好地教育。对创客教育非常关注,希望把创客教育更好地落实到更多城市。除此之外,非常关注软技能的教育,不仅是计算机技能,从教育层面来看,怎样教会学生一些软技能,比如说计算性的思维,是韩国教育技术非常重要的一个任务。

在介绍了各自国家的教育技术发展趋势及教育技术协会的情况后,进入了本次圆桌论坛的问答环节。主持人代表现场观众提出了四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针对城市农村的发展差距,各国家的教育信息化如何布局?

美国教育传播与技术协会主席 Eugene Gary .Kowch表示,在不同地区、不同经济情况背景下的学校,特别是欠发达的地方,只用简单的技术来促进教育,其实在学校的技术应用方面有时候不一定都能采用AI,大部分都是城市,不一定在农村。协会有两个社区,在边远的地区,他们需要加入到教育的体制中来,不断的改变学习和服务的方式。另一个比较大的城市组织机构叫下一代学习者,可帮助城市的教育更好地扩展开来,促进不同地区的平衡,目前更加成功的经济区域,在欧洲、在美国都加入了进来。另外,设计不同的远程教育模式,特别是充分考虑到乡村边远地区,学生的课程表现和成绩,尽量公正的去对待他们,去设计出新的周期性模式。同时考到文化的差异性,特别是了解学习者具体所处的位置和背景,有针对性的进行因材施教。

日本教育工学会会长、日本熊本大学教授铃木克明表示,目前日本的区域差距不是那么大,但日本政府也非常慎重的去考虑这个问题,考虑到整个日本教育的公正性,以每个区域的数据进行充分的考虑,比如每个学校有多少台电脑,里面有多少学生在培训,多少教师,教师的资质如何。也会存在一定的不公正性,因为当地政府具体的执行有一定的偏向性,比如市场决定每个学生必须有一个笔记本,然后就会把这个地方的预算拨款给学校,让他的资源更加丰富。如果市场觉得没必要,也不一定给每个学生都发一个电脑,这样就拨不了资金给教育去发展技术,主要还是取决于当地政府的具体政策执行状况。

韩国教育技术协会会长、首尔大学教授 Cheolil Lim表示,在传统的考试绩效评估体制中,也就是全国统考的模式,存在一定问题,比如学生自主学习和他自身的能力,不一定能够得到综合的考核。当地政府和中央政府尝试着更多的去加强与学习者为中心的项目,进一步把知识进行更好的布局,以促进学习的主动性,进而促进公正性。另外,一些学校的建设主要是传统教学楼,其实应采用现在的方式设计出更好的教学课堂,帮助技术更好的布局,比如教室的建设应更灵活,不要把它固定和死板,这样学生不仅在教室里可以听老师讲课,还能让学生更好的互动,提高教学效率。而且在整个硬件设施设计方面,能够适应不同模式的学习方式,包括更好的写作,更好的进行头脑风暴,这是韩国正在考虑的点。

第二个问题:人工智能的发展对于大学有哪些影响?

美国教育传播与技术协会主席 Eugene Gary .Kowch认为,随着技术的不断布局,学生有了更多的选择,他可以在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大学去学习,还有很多资源可以选择,比如加拿大大学中已经把教育资源使用不同的一些技术去设计出具体的课程方案,确保学生能够选择,而人工智能在某些层面将会带来更好的设计方式,很多大学都会受到相应的影响。

日本教育工学会会长、日本熊本大学教授铃木克明认为,高质量的教育应该在日本进一步加强,人工智能技术的进一步演进将促进教育发展。但面对面的教学在新媒体技术发展的时代还是无法被替代,因为面对面跟媒体交互是不一样的,能够帮助学生真正去理解。

韩国教育技术协会会长、首尔大学教授 Cheolil Lim认为,每个大学的情况不一样,把高质量的学习内容扩展到所有大学中会比较困难,必须设计出适应性的课程内容,针对不同学生的学习能力和学习层面去设计。

第三个问题:远程慕课课程对中国高校的教师有什么影响?如果学校认可了高质量的远程慕课课程老师会失业吗?

中国教育技术协会常务副会长张少刚表示,现在很多高校已经把一些课程列入到学校总的大课程表里,学生可以选择作为通识课或者公共课或者选修课。很多高校可以把自己优质的资源输送出来,分享给很多偏远薄弱的学校。而老师也不是失业,而是转换角色。现在老师都是团队,不是个人,像边缘地区学校的线下老师,他的角色有一个转换,他更像是一个支持者,一个服务者,一个引导者,把更好的资源传达给学生,这样对学生的学习有了更好的帮助,也是老师和学生共同的提高。

第四个问题:四国未来有没有合作发展计划?

美国教育传播与技术协会主席 Eugene Gary .Kowch表示,协会创立了很多国际合作部门,目的就是和其他国家进行教育技术方面的合作,比如与中国的合作,有专门与中国交流合作的监督员。协会有17个国际合作分支机构,也和这17个国家进行非常多的专门交流,也决定从各国政府拿出相应的资金进行相互的学习和交流。

日本教育工学会会长、日本熊本大学教授铃木克明表示,日本和中国有着非常悠久的合作历史,尤其是在教育方面的合作,和韩国、美国也有合作,已经跨越了单向或者国与国之间的合作,未来将会有更多的多边合作,让各方一起为所有国家创造有意义的教育。

韩国教育技术协会会长、首尔大学教授 Cheolil Lim表示,韩国获得了很多发达国家的帮助,同时也为其他发展中国家提供教育的援助,这是一个双向的过程。协会也有国际教育合作方面的团队,专注把教育技术服务提供给其他国家,包括巴基斯坦等一些战乱国,让发展中国家在现有的情景之下促进教育发展。

中国教育技术协会常务副会长张少刚表示,合作有人之间的团队合作,校际之间的合作,地区和地区的合作,也有国际间的合作。只有合作,大家相互交流,相互借鉴,共同发展,才能获得共赢。合作是一种趋势,也坚信中国教育技术协会将更好的搭建相互交流平台,与更多朋友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