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风过后,给教育留下了什么?

广州9月16日17时左右,台风“山竹”在广东省台山市海宴镇登陆,登陆时为强台风,全省教育系统启动防御台风Ⅰ级应急工作机制。台风来临前,广州省多所学校排查学校及周边安全隐患区域和风险点,利用教育信息化设备向全体师生开展一次防御台风安全专题教育,通过人工智能、VR、移动终端等数字化设备向学生展示台风的构成原理、以及教授学生掌握灾害性天气安全防护知识,力争提早落实防御措施,最大限度减少损失。


学习过程中,教学硬件设备与教育软件协同“教学”,将台风生动形象地展现在师生面前,使学校师生对台风的形成过程及预防措施有了明确的了解,对台风的防范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一定程度上确保了全校师生的生命和财产安全。与此同时,我们不禁要思考,教育信息化不仅给传统教育教学方式带来了变化,同时还对社会形态的变革、安全教育的实施以及跨界融合有着深刻的影响,所以我们必须将教育信息化建设作为系统形态,以系统思想作为行动纲领,对教育信息化进行全方位的设计与思考。其中我们需要重点关注顶层设计、标准规范、保障体系、应用发展、能力建设以及环境建设等工作。

 

顶层设计:关注教育信息化2.0的理念与需求


理念提供了信息化建设的生命力和愿望,需求反映了教育变革的问题和诉求,理念与需求可视作教育信息化建设的终点和起点,而顶层设计则是推动实践行动从起点走向终点的指导力。事实上,我们必须正视,短时期内无法制定出信息化建设中所必须做的方方面面,但是我们可以勾画出方向和原则,自上而下进行谋划。我们需要明确,教育信息化建设2.0的顶层设计中,人才培养新模式和教育治理新模式是启动该项工作的动力因素,所有的顶层设计都需要反复思量,社会对人才的定义是什么?社会发展的方向应该在哪里?上述问题的回应有助于我们从全局统筹规划各方工作。

 

标准规范:放大系统多主体协同效应


标准规范先行建设是国际上开展信息化工作的共同经验,我国教育部于2000年初就成立了“教育信息化技术标准委员会”,创建适用于我国国情的标准体系。随着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传感器、神经科学、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在教育中的渗透使用以及教育形态的重构和创新,标准体系的更新是应对上述变化的必要举措。在教育信息化2.0时代,需要建立的不仅仅是硬件环境、软件工具和开发标准,还应当围绕着谁来用、如何用、如何评等建立相应的规范与指南,例如信息化建设相关主体的能力标准、培训课程标准以及培训规范等标准和规范建立的过程是对相关要素在教育信息化建设中角色、职能、定位以及关联影响的思考过程,一旦建立,将理清其作用和发展路线、勾勒其影响和作用半径,使得系统中多主体之间的对标与合作成为可能,并最大化其协作效益。

 

保障体系:建立“政企学研用”的保障机制


《行动计划》中从组织架构、评价机制、合作机制、推进路线、领导责任等方面,对教育信息化2.0的建设提出了具体要求。在笔者看来,多方参与、合作是《行动计划》文件中传递的明确信号,而多方显然并不局限于教育领域,应当是一种更为开放与融合的样态。小编认为,“政企学研用”联盟应该是一种较为理想的形态,即政府、企业、学校、研究机构以及用户等都参与到教育信息化建设中。多方参与的形态既是教育信息化建设对系统观的实践阐释,也是推动建设的行动策略,是教育信息化本质内涵所决定的,不受教育、技术及社会发展等外在因素的影响。

 

应用发展:融入学习空间的技术支持路线


技术是教育信息化建设的动力,但让我们遗憾的是“广大学科教师挣扎于对教育技术的变幻莫测和用处的困惑之中”。我们常常批评教师缺乏信息技术的学习意识与创新意识,然而,智能手机的应用普及引起我们反思,是否是我们对信息技术应用的认识束缚或阻碍了教师?是否是我们无意中混淆了教师作为指导者和作为技术开发者的角色?学习空间是教育信息化2.0的核心任务,教育部于2018年4月发布的《网络学习空间建设与应用指南》,推动各地启动学习空间建设。小编认为,学习空间应当是线上、线下融合的无缝学习环境,不仅能为教学提供实景、多学科融合的学习环境,同时还是教师、学生以及家长提供多种工具、技术以及应用的源点,或者换个角度来讲,学习空间应该是为教师、学生以及家长提供多种服务的平台,就像智能手机上的APP,在学习空间中用户可以便捷地获得多种服务,且当指定对象或提供一定数据之后,直接导出结果以满足教与学改进、优化的诉求。

 

能力建设:面向未来的发展生态


教育信息化系统中的人员角色,包括了信息化管理者、教师以及学生等。所有角色的定位、智能以及能力需求都需要在教育信息化2.0的理念、环境、需求下去思考,从能力需求、课程标准、培养规范以及能力评价等角度设计发展生态体系。《行动计划》提出了学校校长担任首席信息官(CIO)的制度,这既是强调信息化建设对学校发展的重要性,也反映了信息化建设需要专业、专门人才参与。教师是实施智慧教育的生力军,笔者认为,教师能力建设可以通过角色化、团队化以及微认证三种实施路径。学生则需要成为技术赋能者、数字公民、知识建构者、创新设计者、计算思维者、创新交流者以及全球合作者。

 

环境建设:构建智慧学习空间


学习环境建设是实现教与学方式变革的基础,智慧学习环境是支持学生全面、充分、高效发展的学习空间,应当以传递教育智慧作为建设的核心宗旨。为达成该目标,我们提出生态化智慧学习环境设计的四大原则:学生为中心、数据为中心、服务为中心、体验为中心。同时,我们确定了智慧学习环境应该具备的六大功能需求:无缝连接学习空间,敏捷感知学习情境,自然交互学习体验,精准适配学习服务,全程记录学习过程,开放整合数据资源。其中,开放整合数据资源是个核心难题,因为一方面需要成套的数据技术标准,另一方面需要强有力的政策机制推动。

 

本文节选自:《电化教育研究》作者:祝智庭

信息化2.0的实践路径是在确定教育理念与需求后,多系统、多领域相结合,通过各种保障机制及技术支持,向信息化协同发展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强调师生、家长、企业相结合的交互学习体验,除了运用于平时教育教学外,还可应用于安全教育、性格培养等多种领域。总之,我们必须将教育信息化建设作为系统形态,以系统思想作为行动纲领,对教育信息化进行全方位的思考。


SmartShow 2018国际智慧教育展以“技术”为核心,时刻关注教育信息化的发展理念与需求,持续探索面向未来的教育发展新生态!与此同时,展会将有数十位来自全球各地教育领域的专家、学者莅临展会,与大家共同探讨教育信息化环境下,现代教育格局的分布与未来教育变革的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