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并没有被新一代信息技术“化”掉!

教育并没有被新一代信息技术“化”掉!


近三十年的教育信息化发展主要是教育手段的信息化,信息技术对教育发展的革命性影响越来越近,值得期待。加快实现教育现代化,需要教育信息化的质变发展。

——李永智

李永智,上海市教委副主任。曾在国家和省级教育主管部门、事业单位、驻外使馆、高校从事信息化工作。对教育信息化有着深刻的理解和认识,并从宏观和微观、理论和操作等层面分别给出了对当前教育信息化的思考及建议。

 没有信息化,就没有现代化 



信息化是教育现代化的本质特征,也是教育现代化的动力引擎。加快实现教育现代化的目标,需要教育信息化的质变发展。

对于什么是现代化,李永智认为,最适合当前生产力和社会发展的,就是现代的。并不是做到最好或是领先就是现代化,教育现代化必须是人民满意的教育。


自从“PISA”(国际学生评估项目)引进中国以来,每三年一次的这项国际教育研究、测评,上海都令世界瞩目。连续两次的国际测试中,上海学生均获得第一,在数学、阅读和科学3项评价中蝉联冠军。但是,家长仍然争先给孩子报课外补习班,这种家长的“社会焦虑”症应该引发教育主管部门的反思。

上海基础教育整体水平,在国际上居于前列,不充分不均衡的状况不断得到改善,为什么仍有相当广泛的社会焦虑?这不是单纯的教育水平问题,主要是教育理念的问题,是层层传导的社会压力和群体性焦虑所导致的,家长、学生乃至社会,都已经陷入了这个“怪圈”。


100分的卷子,自己的孩子得了90分,别人的孩子得了91分,家长就会焦虑,因为这意味着可能上不了好的高中,进不了985、211大学,失去更好的就业机会。而这种焦虑,实际上迫使更多的孩子被迫接受超前教育,接受题海战术。

而教育信息化可以通过实现过程评价和能力评价,推进个性化教育和发展,来化解这样的矛盾和焦虑。实现教育信息化和现代化,是生产力和社会发展的需要,更是办人民满意教育的需要。


 教育手段信息化是量变 


近年来,信息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层出不穷、百花齐放,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几乎所有先进的互联网创新技术,都能在学校尤其是高校里见到它们的身影。但这只是教育手段的信息化,是展示方式和传播方式的生动化和形象化,并没有对教育本身带来实质改变,教育并没有被新一代信息技术“化”掉。


教育信息化一直处于量变之中,并没有达到质变。标志有两点:

一是教育信息化应用并没有实现常态化。教育管理应用了信息技术,教育教学没有应用,即使用了也是偶尔用之。

二是教育的理念、体系、内容还是基于工业社会建立起来的传统模式。


所以,当前的阶段应该称为“质变前夕的教育信息化”。从宏观层面来看,信息技术作为一种先进生产力的主体,推动人类社会进入了信息社会,社会发展要求教育进行相应的改变,就是应信息社会之需,建构新的教育理念,并在新的理念指导下,建立新的教育体系、内容和方式。

从微观层面来说,信息技术作为一种新的传播方式,必将带来教与学的革命性改变。这两个层面决定了教育应当也必然发生革命性的变化。目前的教育信息化尚处于微观层面的量变过程。


 教育理念信息化才是质变 


当前以学校为主体的教育体系是300年前随着西方工业社会的发展需要而建立起来的。学校如工厂,学生接受大规模、同质化、程序化、标准化的培养,这在大众教育普及阶段发挥了积极作用。

但是这样的教育体系已经不适合信息社会发展需要,而且越来越不适合,破旧立新是早晚的事。实现教育信息化,就是要培养未来信息时代所需要的人才,要在信息时代建立适应信息社会的教育新理念、体系、内容、结构。教育根据信息社会的要求进行一次重构,需要自上而下的顶层设计和变革,修修补补是不够的。

   理念的转变是关键的,根本的。进入信息时代,已经具备了同质化人才培养向个性化人才培养的技术基础。教育在信息时代里的发展,其需求是个性化的发展,而不是工业化的一个模子里出来的生    产线产品,信息技术的发展,让个性化教学有了技术基础。


目前,很多学校前一节课在信息化教室,后一节课就回到传统课堂,公开课在信息教室,学科教育回到传统课堂,这不是信息化,只是点缀。大多数学校都在实践信息技术应用到教与学,但是都基本没有实现常态化使用,教育信息化的发展任重而道远。


教育信息化要不忘初心 


教育信息化不是赶时髦,不是跟着新技术走秀,更不是锦上添花式的点缀,或是脉冲式的应用,而是全新理念指导下的重构和常态化应用。缺乏顶层设计,缺乏信息化整体生态,很难实现真正的教育信息化。


信息社会里,技术日新月异,最具核心价值的就是数据。教育信息化要打破长期以来信息孤岛问题的僵局,重点是实现数据的统一。用统一、也是唯一的数据联通信息孤岛,规范数据的采集、保存、使用。

当前,很多地方一方面存在信息化项目低水平重复交叉,虎头蛇尾的现象。另一方面存在着应用单位不知道如何建、具体建什么、找谁建的难题。因此,相关部门应该针对项目管理上存在的异化问题,将所有的项目分类、梳理、公开,形成一个项目关系图谱,公开比建,互相借鉴,从而实现项目的自学习、自适应、自约束和自管理,这对未来教育信息建设项目理想决策和作用效能发挥具有重要的价值。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一直以来,“教育资源的匮乏是教育信息化的瓶颈问题。如何建立相应的机制,最大程度地发动教师的能动性,让他们共同主动创造内容,这恰恰是解决这个瓶颈问题的根源所在。慕课的发展,一度让大家看到了希望,然而,当前目前慕课的发展模式出现了问题:一是违背了网络规律,没有建立起一种用户制造内容的机制。事实证明,成功的网络应用都是用户制造内容。如:微信,维基百科等等,政府、专业机构、少数个人尝试建立公共内容的尝试都失败了。二是违背了教育规律。人的成长重在因材施教,目前慕课发展更像是工业社会大规模人才生产方式的“嘉年华”。



教育信息化,应以需求导向为核心,让教育回归到因材施教、个性化发展的路子上来,以资源建设促进教师专业成长,把教师的智慧通过互联网实现充分的共享,减少教育发展的不平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