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学校”是创新名义下的“绚烂泡沫”?

“特色学校”是创新名义下的“绚烂泡沫”?


         我国教育已经进入内涵发展新阶段,追求办学特色已经成为很多学校的需求。“特色发展”诱人的外表让一些学校充满向往,由此可能产生“特色崇拜”,导致一些学校离自己的办学使命和忘却学校的核心事务,去盲目追求那些所谓的“高大特色”。


          那么,学校“特色发展”的根基是什么呢?学校特色该怎么去打造呢?如何将学校特色塑造成鲜活的“生命体”而不是那些仅仅写在墙上的东西?

       “学校特色”是办学者频繁使用的概念,某些名校创造出其他普通学校无法企及的“高大特色”,例如,全面走班,丰富的个性化课程,学术研究院以及“惊人的学术或发明成果”,还有特别有内涵的教育新词或理念……这一切,让那些处境艰难的弱势学校办学者萌生出自叹不如的对他校的“特色崇拜”。


        与其他教育概念一样,被广泛使用的“学校特色”等概念,如果只抓住诱人的外观而不去研究其内涵,忘却了作为学校的核心事务以及作为办学者的教育使命,只是一味地崇拜特色,变着花样去追求特色各异,常常会出现一些偏差,甚至走向某种极端。


学校特色是基于共性的个性

而不是创新名义之下的造作


       讨论特色,需要搞清楚什么是特色。通俗地说,特色就是与众不同。当然,到底是不是与众不同,需要看与谁比。如果与国外的学校比,我国学校都有一个特色,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教育体系中的学校,这是文化自信带来的特色。如果回到自己的教育制度框架中,这种特色就不是特色了,而是一种普遍性和共性。这里对特色的讨论,是在我国基本教育制度框架下而言的。


       学校的特色优势可以在德育、教学、日常管理等方方面面中体现,课程及其实施是学校运营的核心,显然也是学校特色发展的核心。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占据了学校课程中很大的成分,余下校本课程所占比例很少,如果只是在校本课程上进行独特性建设,空间是很有限的。认真上课、好好上课、把课上好,将共性的国家课程、地方课程做成出色的事,其实是十分艰难的。


       但是,无论怎样有特色,学生都要有学生的样子,例如小学低段必须要将“儿童当儿童”,如果搞出那种不把儿童当儿童的所谓“高大上”的特色,即使看上去很精彩,从教育的本质去考量,其实是脱离儿童生活和经验的有意造作,甚至可能是某种“反教育”的行为。

       

       能不能成为特色,要看“三个度”,即标准度、贡献度和显示度。标准度是说这些不同要在“平均数”以上,在基本办学标准之上。贡献度是指这些不同要被激活,并转化为优势,转化为育人力量,转化为制度安排,推动学校办学水平不断提高。显示度是说这些不同经过沉淀最后形成了学校的发展路径和办学风格。“三个度”缺一不可。


       实践中出现了很多所谓的特色,有泛滥之忧,究其原因,是在没有满足或同时满足“三个度”的情况下,将一些不同冠之以特色了。一些所谓的特色,本来就是学校该做的,做了才叫学校,不做反倒是缺失,这是由标准度不够引起的;一些所谓的特色,好看不好用,搞花架子,浮在表面,对学校办学水平的提高没有实质性意义,这是由贡献度不够引起的;一些所谓的特色,在学校发展中的权重太小,无法成全学校的发展,到不了风格这个层次,这是由显示度不够引起的。这样来看,特色是有门槛的,不能用滥了。



学校特色是长期追求优秀品质的成果

而不是短期刻意打造的产品


       学校特色不是“当然”的产物,无法做到在瞬间被打造。“无中生有”地命名为某个特色的学校特色只是一种假象;办学者声嘶力竭地号召大家一起创新、努力打造学校特色,如果没有与广大教师产生共振,可能只是一种“自说自话”。


       学校特色是从学校内部长成的“自然”产物,是办学者带领全体教师长期坚守教育使命,正确规划学校愿景,稳定追求学校品质,努力实现办学目标,并经过艰难实践、反思、调整之后而逐步形成的。离开“自然”意识而拍着脑袋想出各种“学校特色”的招数,除了“折腾”教师、破坏学校应有的宁静之外,似乎感觉不到有什么特别的好处。


       创建学校特色是全员参与的“共建”行动。共建的前提是达成共识,根本的基础是共同参与,这就需要学校要拥有一支专业精湛的优秀教师队伍,营造自觉追求进步的学校行为文化。因为,成熟的学校特色是学校优良品质和独特风格的表达,离不开广大教师对于教育本质坚持不懈的坚守,也离不开教师的自主探索和有效实践。


       学校组织在稳定的环境下,在可以预测学校发展态势的情形下,要把学校的运营核心即关于课程、教学、教育、学生进步等方面的特色保护起来,不受其他非核心因素的干扰和影响,对于制定规章、框定教学内容、教学方法优化、教育教学行为规范化等方面提出要求,在教育教学技能、管理技能、输出质量等方面作出精致的安排,以使学校特色发展稳定性能够受到保护,以免因受到外界影响而遭受破坏。


       发展学校特色还需要办学者拥有成熟的顶层设计能力和全面把握全局的智慧。通过对办学现实“从事实到价值”“从现状到优势”的理性分析和价值判断,驾驭学校总体发展,规划学校特色发展愿景,形成系统推进学校特色发展的策略并有计划地组织实施。


       “自上而下”推进学校特色发展,必须要直面办学过程中复杂的政治关系、利益关系,理性地把持处理边界事务的各种情景脉络,坚持教育的理想和信念不动摇,摒弃简单的“特色崇拜”之下的冲动,以保持学校特色发展的稳定性。朝三暮四、见异思迁是不可能形成学校真实特色的,而且学校特色一旦形成,必须能够经受时间的考验。



学校特色是实实在在的“生命体”

而不只是标语、口号等写在墙上的东西


       目前看到许多关于学校特色的介绍,听起来非常新鲜、时髦,仔细品味其实所表达的意思非常相似,认真考证那些特色,发现只不过是写在墙上的标语、口号,事实上还没有真正地从墙上走下来。正如市场上太多改良过的商品让人们目不暇接,教育也有很多“最新款”“改良过”的关于学校特色的新话语,办学者如果过分迷信“快捷便利”的今日发明,购买的只是教育的海市蜃楼,最后得到的却不过是教育的泡沫。


       学校特色是一种“有机化”的生命体,这是由领衔的办学者在学校土壤里埋下的某个种子,经过整个学校组织的共同呵护,种子发芽、自我生长并不断自我修正、自我完善,最后长成了一棵“教育大树”。办学者的智慧在于找到合适的种子,包括适宜生长在学校土壤、适应学校内外部环境,以将种子培育成学校的特色优势。    

       学校特色发展是基于学校基因的实实在在的“生命体”,很难采取舶来的方式简单模仿他校的特色,如全面走班、让理科优秀学生走进科学院实验室上课、投入巨款建造专用教室并开设高端的创客课程,估计很难获得给人以“特色崇拜”的那些学校的成功。


       学校特色项目的“有机结构”,是相对于“官僚结构”而言的。如果“学校特色”只是崇尚“官僚结构”,广泛实现行为的规范化和各项要求的标准化,会引发一系列问题而且有些甚至是“致命”的问题,因为规范、标准做得太过头,就会呈现出种种“病态”。


       例如,行为僵化,拒绝有创意的想法,教师变着各种方式逃离挑战性工作,工作激情消退,优秀人员流失,甚至整个学校的运营都会崩溃。学校总是要面对多重的不确定因素,例如上级政策或领导的变化,校长或管理层的变换,生源的变化,课程计划和内容的变化,招生政策的变化,社会经济等时局的变化,内部质量出现危机,等等。


       面对环境的动荡,办学者如果试图通过强力打造学校特色来迅速改变学校、创造奇迹,可能会由于行动过急而走向反面,因为领导和管理学校是一个慢功夫,急不得。学校越是动荡,建设学校特色越需要从容,越需要冷静地从“有机生命的特征”进行深刻的思考和精心的设计。



 强调学校特色发展的“生命性根基”,并不是倡导办学者被动地屈从于学校教育发展中那种自生自灭的随意,更不是说以“不作为”的姿态对待学校的特色发展。领导学校,推进学校特色发展,除了尊重教师的学术自由、给予教师专业自主权外,还得重视利用“学校组织”的集体智慧研发愿景,重视办学的社会性特征,通过全面规划、发动宣传和积极引导赢得教师的援助,建立“为了所有学生获得成功”的价值观,营造教师参与组织决策、融入集体生活以及利他互惠、舍己为群的文化氛围。想看最新信息化技术、想听最权威专家对教育信息化发展趋势的解读、想参观北京名校的信息化布局、想了解国外最新信息化技术及产品展示,速来『 2017中国教育信息化国际峰会暨国际智慧教育展览会 』。


     『2017中国教育信息化国际峰会暨国际智慧教育展览会』通过论坛和展会,展示教育信息化的新技术、新动态、新前沿、新装备、新应用和新成果。同时本次教育信息化峰会和展览会也是一个中国教育信息化在未来怎么引领教育现代化的盛会,通过论坛和展会来展示全球教育信息化发展的情况,从不同视野看教育信息化的一些应用模式及建设模式。11月27—29日,相约国家会议中心 —— SmartShow,给你想要的!

1.jpg2.jpg